伊朗的硬话:阳光下没有什么新鲜事

9月9日,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表示,伊朗与美国的会谈仅限于核问题,强烈批评美国是“伟大的撒旦”,并声称以色列“将在25年内死去”

在奥巴马试图推动国会通过伊拉克核协议的时候,哈梅内伊的炮击引起了巨大反响,也让观察家们担心伊拉克核协议是否会结束,甚至中东是否会出现另一场军事对抗。

事实上,哈梅内伊的声明与几年前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的声明几乎相同。这是伊朗一贯政策的极端表现。阳光下没有什么新东西。

观察人士指出,当哈梅内伊在推特上发表这些令人震惊的言论时,奥巴马赢得了参议院对伊朗核协议的批准,这是一个小小的收获。然而,对美国的强烈攻击和对以色列安全的威胁无疑引起了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强硬派的重新质疑,引起了以色列的强烈反弹和美国犹太游说团体的不满。结果,奥巴马团队面临的压力急剧增加,将煞费苦心达成的伊朗核协议置于未来的十字路口。

西方媒体甚至分析说,哈梅内伊打算与总统罗汉尼保持距离,从而使伊拉克核协议的头号促成者面临政治危机,甚至行政障碍。

事实上,大多数媒体可能没有注意到哈梅内伊对罗哈尼团队的话的肯定。

作为伊朗最高领导人和平衡大师,哈梅内伊已经充分澄清,伊朗只是坐在与美国的谈判桌上解决核问题,无意进一步修复和发展与美国的关系。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政府体系。这是最高领袖领导下的共和国。在一个人的领导下,三权分立,集中与分散相结合。

如果把伊朗政府比作一家公司,总统只是首席执行官,最高领导人是董事长。

此外,更重要的是,伊朗的公众舆论环境相对宽松,可以作为媒体从平民百姓到总统的一道菜。然而,不允许质疑或批评最高领导人,因为他是伊斯兰共和国的象征。攻击领导人意味着背叛国家,成为公敌。

最高领导人是伊朗内外政策的主要设计者,而总统只是执行者。

因此,无论是伊朗的外交还是核问题谈判,最终决定基调的是哈梅内伊。即使是在前台演奏和唱歌的人,哈梅内伊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决策者或幕后的驱动力。

9月11日之后,布什政府发布了一项“邪恶轴心”政策,公开宣称要颠覆现有的伊朗体系,导致在选举中持续了近10年的伊朗温和派的失败。代表强硬立场的内贾德应运而生。直到2013年,相对温和的罗汉尼出现在许多候选人中,和平解决核危机的新时代才开始。

当然,程翔也打败了小贺和小贺。无论艾哈迈迪内贾德还是罗汉尼,他们都只是哈梅内伊幕后拉的玩偶。

罗哈尼今天的言论和艾哈迈迪内贾德的多次交火没有区别。关键是:承认犹太人民的生存权,但拒绝接受以色列作为主权国家。呼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的所有公民举行全民投票,建立一个新的主权实体来取代以色列;他预测以色列将很快死去,并暗示伊朗将继续为它进行“圣战”。

事实上,伊朗支持以色列的三个敌人:黎巴嫩真主党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建立、训练、武装和长期资助的民兵。阿萨德家族在叙利亚掌权,但拒绝妥协,依赖伊朗的战略支持。在巴勒斯坦的哈马斯等激进派别相继被埃及、叙利亚和沙特阿拉伯抛弃后,伊朗成为唯一可以依靠的一条腿。

也正因为如此,以色列非常关切伊朗领导人的严厉言辞,认为这绝不是快速的外交宣泄。

哈梅内伊拒绝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和他高调打出的巴勒斯坦牌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并不相互对立。

首先,这是伊斯兰共和国的内在需要,也是霍梅尼学说的精髓,即巴勒斯坦土地是伊斯兰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巴勒斯坦人是世界穆斯林的分支。支持巴勒斯坦及其人民是世界穆斯林的自然义务。

事实上,在高调之下,这是赤裸裸的利益追求,即伊朗作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跨大陆帝国波斯的继承者,希望通过其影响力的扩大成为中东地区的新霸主。

作为什叶派的据点和波斯人的统治,伊朗只能通过夺取巴勒斯坦的卡来获得与阿拉伯和逊尼派穆斯林统治的中东世界对话的权利。

因此,不难理解“以色列之死”的一再说法。

众所周知,巴勒斯坦问题是世界上的一个痛点,是人类文明的一个伤疤,也是阿拉伯人的耻辱。

无论谁高举巴勒斯坦事业的旗帜,都足以让阿拉伯国家、甚至穆斯林国家、甚至国际社会缺乏信心。

迄今为止,没有人能够为巴勒斯坦收复失去的领土,让被占领土上的巴勒斯坦人享有正常的人权,或者让在世界各地流浪了四代的500万巴勒斯坦难民返回家园。

因此,伊朗政治家采取强硬立场,甚至试图用极端言论刺激以色列,这似乎是合理的,至少根据伊朗的政治逻辑是如此。

以此为基础的核发展力量也给了伊朗政府一个合理的解释。

伊朗希望为巴勒斯坦人赢得正义,美国希望支持以色列。双方都想主宰中东。自然,他们没有相同的命运。36年来,他们一直对峙,打冷战,甚至秘密作战。

伊朗核危机的缓解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当前局势的巨大变化和权力的消长。

一方面,伊朗由于各种原因错过了像印度和巴基斯坦这样加入核俱乐部的历史性机会。长期经济制裁将伊朗经济带到崩溃的边缘。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也结成了反对核扩散的牢固利益联盟。另一方面,美国实力大幅下降,战略重心迅速向东转移到亚太地区,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中东的混乱,“基地”没有被摧毁,“伊斯兰国”迅速崛起和扩张。这些客观条件使奥巴马团队对伊朗的战略作用和价值做出了相对积极的评估,并公开承诺不寻求推翻伊斯兰政权,而是尊重其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从而为实现伊朗核危机的历史性成就扫清了道路。

然而,伊朗人以精明著称,自古以来就是谈判和讨价还价的专家。他们永远不会忘记将对手逼入绝境,确保他们的利益最大化。

在哈梅内伊等看来,伊朗固然希望解除套在脖子上的经贸绞索,但奥巴马更渴望在任内拿到这份外交遗产。哈梅内伊认为,伊朗当然希望解除其脖子上的经济和贸易套索,但奥巴马更渴望在其任期内获得这一外交遗产。

因此,伊朗并不急于达成核协议。即便如此,这并不意味着伊朗能够打开大门,走出困境。

奥巴马团队的浪漫想法是,一旦贸易重新开放,伊朗政权肯定会在春天衰落,铁幕也会落下,最终实现政权更迭。

哈梅内伊的最新声明表明,贸易就是贸易,友谊就是友谊。伊朗不会因为其在核计划上的让步而改变其对美国的战略判断和对以色列既定的国家政策。

如今,美国在中东对伊朗的依赖明显增加。奥巴马显然比罗汉尼更渴望核协议取得成果。对“伊斯兰国”的镇压没有停止。沙特的石油价格战及其对也门的仓促干预、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上海合作组织的开放和扩张、乌克兰危机引发的俄美冷战,甚至俄罗斯对中东日益强大的军事干预,都给德黑兰带来了巨大利益。

因此,哈梅内伊的“不合时宜”和自我导向的言论实际上是想告诉奥巴马:你焦虑与否,你和我在吗?也许,这份外交遗产原本属于你,作为未来白宫的新主人,我仍然可以保留一份礼物…正如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所说:伊朗正在利用这一点。

是的,伊朗的勒索已经结束。

发表评论